新冠疫情打击大宗商品供应链
大马棕油越南咖啡产量剧减或导致价格上涨

新冠疫情恶化,对东南亚各国造成新冲击,大宗商口品如棕油,咖啡供应链受到干预,可能推动相关商品价格继续上涨。

我国棕油生产直接受到外来劳工短缺打击,油棕果收割效率大跌,鲜果串产量可能大跌。

我国棕油园坵业几乎完全依赖外劳,大多数园坵工人是印尼,孟加拉和印度外劳,受到冠病影响,外劳不能进入我国,园坵集团已向政府发出"求救"。

森那美种植(SIME Darby Plantation Bhd)表示,集团的园坵劳动力短缺已严重恶化,目前只有五分之一的劳动力需求得到满足。劳动力短缺和降雨量减少导致公司上半年马来西亚的棕油产量下降了5%。

森那美种植的经历并不是个案;马来西亚棕油理事会数据显示,受疫情影响,马来西亚今年前8个月棕油生产较去年同期下降了13.6%。

东南亚咖啡供应的情况也是类似。

越南是用于速溶咖啡和浓缩咖啡的罗布斯塔咖啡豆全球最大出口国,整体咖啡出口量全球排名第二,仅次于巴西。

在今年7月疫情重燃后,越南严格的疫情封锁措施严重影响该国咖啡的运输和出口,出口商难以将包括罗布斯塔生咖啡在内的货物运输到世界各地的港口。在全球最大咖啡出口国巴西因天气问题咖啡减产后,越南咖啡供应链的紊乱使得全球咖啡价格面临进一步上升的风险。

包括联合利华和包括Folgers咖啡在内企业都表示,原材料价格上涨正在加剧成本压力,这种成本压力最终将转嫁到消费者身上。

联合利华首席财务官Graeme Pitkethly表示,作为公司皮肤清洁产品的关键成分,棕油价格目前较其长期平均水平高70%,为缓解成本压力,公司已经提高了一些产品的价格。惟不少业务扩张受到疫情的阻碍,集团因此仍保持谨慎态度,应对疫情带来的动荡前景。